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财经资讯

1971年紧急调动两个师兵力只为抓捕叫王维国的人


发布日期:2022-05-31 13:07   来源:未知   阅读:

  1971年9月的一天,南京军区司令员将副司令肖永银叫了过来并交代给他一个秘密的抓捕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而且不许开枪造成骚乱,但给了他南京军区兵力调动的权限。肖永银少将这次任务的抓捕目标是一个叫王维国的人,这个人是什么来历?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竟然可以让大军区随意调动部队对其实施抓捕?最后抓到了吗?

  如果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还请各位帮忙“长按2秒点赞按钮”来个强烈点赞。并且“关注”一下,以后常来,不迷路。

  9月13日,北京方面秘密传来坠机消息,当时的南京军区司令正在和副司令肖永银谈事情,得到消息后,将军并没有隐瞒肖永银的意思,直接将密报讲了出来,同时还交给肖永银一个重要的任务——抓捕反革命成员王维国。

  到这个时候肖永银才知道,原来王维国的刺杀计划早就被主席察觉到了,并且这次还给将军下了命令,逮捕要保密,并且一枪都不能开,绝对不能让“三国”内的残存势力知道。总结一下就是,偷偷抓或者让王维国自己钻进包围圈,除了经办人,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肖永银犯了难,深知这个任务的重要性,抓是一定要抓的,至于怎么抓,自己这里要好好琢磨一下了,不过一定要快。

  虽然这次任务秘密进行,还有很多限制,但是好在手里得到了各方的调动应用权限,肖永银制定好计划,织好这张大网,随即就出发前往王维国所在地上海。

  肖永银和将军是老乡,同样出生在河南新县,1930年就参加了革命,一路跟着部队走了过来,经历了数次大规模作战,有军功有资历,还曾经抓到了著名的东陵大盗孙殿英。总的来说是见过大风大浪,也经历过危险的人,因此在面对这种情况时就很容易冷静淡定下来。

  肖永银在出发前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对于这种背叛革命的人来说,最怕的还不是东窗事发?既然自己这里都知道了北京的消息,难道王维国不是早就知道了内容,一个犯了重罪的人,最想做的是什么?当然是逃跑!

  因此肖永银立刻给位于苏州的第60军长张明秘密去电,要求他即刻起要秘密控制监测苏州的硕放机场,以防王维国也登机叛逃,同时还嘱咐张明一定要多安排兵力,这个硕放机场就是王维国管理的空四军的,一定不要打草惊蛇。随后,肖永银准备出发第一站就来到了苏州,同样在火车上秘密会见了张明,在得知对方只安排了两个营的兵力后,感到还是有些不满意,要求再加派两个营的兵力,力求斩断王维国的后路。

  从肖永银的众多安排就能看出来,他同样是作战经验丰富的指挥官,他的种种部署都没有白费,也称得上是十分周密。在与张明结束会面后,离着上海也就是一步之遥,肖永银按照最坏的预想,王维国已经知道了蒙古境内的坠机事件,那么他就一定会派遣众多暗哨,对各个重要交通点进行盯梢,一有风吹草动,他就会立刻逃走。

  果然,上海站的已经布满了王维国的人手,可此时的肖永银并不在火车上,他提前下车了,并安排了两辆破旧不起眼的汽车,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开了过去,当晚便来到了上海延安饭店的门口,他环视了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监视,便松了口气,赶紧下车。

  此时,已经提前接到肖永银消息上海市警备司令周纯麟和政委柳耀宗早就等在了门口,一行人表情严肃,沿途一句话都没说,簇拥着肖永银进了房间。肖永银也没拐弯,直接告诉二人,这次来是要执行一个秘密任务,任务的内容现在不能说,但是需要他们的配合,关键时候需要调动他们手下的兵力,并且嘱咐二人,不管是他要办的事,还是自己已经来到上海这件事都要绝对保密,也不许跟人说他们与自己见过。

  随后肖永银便做出了军事安排,首先要求一个连的兵力部署在延安饭店周边,24小时潜伏在饭店的制高点进行观测,以防空四军狗急跳墙,预先发起攻击;此外还要求在上海秘密调动两个师的兵力进入市区,明松暗紧,不许空四军随意出行或者进行任何行为的军事行动。

  军队安排好了,下一步就是抓捕计划了,王维国是个比较谨慎的人,况且他做了不该做的事,此时已经心虚,这种惊弓之鸟一旦被他闻到了空气中的任何一点动静,能做出什么来真不好说。

  但是好在,肖永银只是抓捕行动计划的执行者,怎么把王维国这条大鱼钓出来,毛主席早就安排好了,就用王洪文做饵,并且已经提前打好了招呼,肖永银这边把抓捕的细节部署好,就可以直接联系王洪文实施后续的诱导计划了。

  肖永银又反复斟酌了自己做出的安排,确认没有什么遗漏后,立刻给王洪文打了电话,两人商讨如何诱捕王维国。王洪文这里提出了自己想法,既然要“和平”抓捕王维国,那就一定要把王维国引到能让他放松警惕的地方,根据他对王维国日常生活的了解,抓捕的场所最后被缩小到了两个地方,一个是王维国所在的政府机关,另一个就他最常去的锦江饭店。出于政府机关人多嘴杂,而且不容易安排显眼兵力的特点,最终将地点定在了锦江饭店。

  万事就绪,就等着请君入瓮了。抓捕计划还是两方面入手,一边肖永银负责在锦江饭店进行周密的安排和部署,另一方面,王洪文给王维国打去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那边正是王维国本人。王洪文立刻调整好了轻松的语气,告诉王维国自己这里有一份文件需要他来看一下,地点就在锦江饭店。可平时就爱来饭店吃喝的王维国这次是出奇的谨慎,竟然拒绝了王洪文的邀请,还跟王洪文说,有什么就在电话里说就好了。

  王洪文又从这件事着手,着重说了这是,十分重要,怕在电话里说走漏了秘密。为了让王维国放松,王洪文还提起了酒店里与王维国相熟的经历,说是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正是时节的大闸蟹,还有他爱喝的好酒。王维国才最终打消了疑惑,犹豫着答应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王维国就被司机载到了锦江饭店,饭店里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还是那么多客人,也还是那些服务员,迎接自己的还是笑呵呵的酒店经理,王维国毫无防备的就被引到了王洪文的包间。

  门打开的一瞬间,王维国的冷汗就下来了,房间内面向他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事先约好的王洪文,另一个是,是将军的得力助手,南京军区副司令肖永银。王维国愣了两秒,立刻反应了过来,赶紧从怀里掏手枪,可他已经沉迷享乐许多年了,哪里是特意来抓他军警的对手?枪还没掏出来,王维国就被两边的人控制住了,至此抓捕行动正式结束。

  王维国被绑了出去,饭店里的“客人”们当然也不会意外,因为他们都是肖永银事先安排好的假顾客、真战士。随后,组织将王维国进行隔离审查,此后的许多年根本没有什么人再看见王维国的身影。

  直到1978年4月,才传出了王维国被开除党籍的消息,1982年又被开除了军籍,并且从1971年开始就被判处了14年的有期徒刑,最终1985年刑满释放,1993年去世。